089号(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2日
       道德胜利 1月17日上午, 我第26次在工字堂前宣讲义务教育法——3月9日初九, 应该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从去年夏至到今年3月9日,

每周一上午(清华放假除外), 在工字堂前举着自制的宣传标语维权,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没用——官僚在工字厅他们认为现代组织结构是稳固的, 他们不把我的小事当回事;而草根百姓自以为是草, 又怎能逃脱权力的踩踏。我非常乐观。每周一到了工字厅, 我对着雕梁画栋的电子眼高兴地喊着“我来了”,

然后把写着“民主在清华园”放在石狮子腿上。东边。上, 拍照为证。我很乐观, 因为我心里有一个计划。
        《知识分子要敢于担当道德》中有一句话:“知识分子最大的特点应该是崇尚客观规律。”客观规律就是道, 自然社会的问题不容忽视, 人类社会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我是一个想要证明道之力量的人。如果我不能对道保持乐观的态度, 我作为老师怎么可能传道!我很乐观, 因为我设计了一整套维权方案, 并一步步付诸实践。
        《春江水暖鸭先知》, 那些致力于维权实践的人, 都能感受到时代正在从细微的变化逐渐变得“温暖”。 “野火烧不灭, 春风再起”——即使是草, 也必须在寒冷的冬天才能做到。中途积蓄力量, 天气转暖时, 破土发芽春草!我是乐观的, 所以我在清华园写了一个很好的维权节目。就说这是第26次在工字堂前宣传义务教育法。 8:00刚过, 陈旭就从西边朝工字厅走去。 “陈旭!”我大喊。陈旭不得不停下来。我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清华花园民主20号”和“清华大学担心清华水”(清华网友在我的博客上发表的关于清华自来水的帖子合集)和他们打招呼。真巧, 我在《二十号》里给陈旭写了一段, 没想到竟然有机会当着她的面念给她听。翻到《20号》的后半部分, 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她听:“我会在这封信中指着陈旭的名字:你还知道你是人民代表吗?我去了海淀区人民代表处。”年初的大会。之前, 你怎么没见我求教?我去了清华园街, 多次要求见你的名字, 高斌让店员给你打电话通知你, 我没有。不知道有没有, 但我提醒你, 总有一天会在法庭上见到你的, 千万不要拿你下面的杖当挡箭牌, 你应该怎么做, 《代理法》里都写得很清楚。 "这句话还不够有力吗?当然, 我的语气很响亮。包括黄晓霞在内的几名工作人员围过来听我讲话。我一读完, 她连忙拉着陈旭离开。我没有看到陈旭脸上的表情, 但我知道她心里肯定不会舒服。这位从小到大听惯了夸奖的“好学生”, 身兼各种官职。你有没有偶尔被美貌无限的优秀女人这样当面讥讽?不一会儿, 韩景阳又骑着自行车从东方过来了。我把手伸到她的车前, 她不得不下车。我还给她发了一套材料, 还给她念了一段——“20号”的最后一段:“国务院刚刚印发了《关于开展全国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 北京在“实施高等教育 学校有办学自主权。我提醒你, 越“自主”, 监管不到位越危险。我在盯着你们的监管机制, 清华大学为自私而‘自主’, 谁不知道!”看完之后, 我盯着清华大学的监管负责人说:“都是住在清华园的人, 加分是什么, 谁也不知道!”我的话里有话。 , 韩景阳明白了,

尴尬写在她的脸上。刚才在《我们老百姓要当家作主》里提到, 现在每周一早上在I型大厅门口, 都看不到被我点名的领导。也许我想证明, 做坏事的仆人敢见他们的主人。这个星期一, 在半小时内, 被点名的七个人中有四个人与我对质——这是 26 次维权中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很棒的场景!在我心里, 我在他们面前是正义的。至于那四个人, 其中两个没有说话;其中一个人说了什么歪话, 我追着他的背喊(见下周博文);另一个说天冷, 让我早点去——这半个小时, 谁能说我没赢?“不积累几步, 就走不了千里。”我是一个知道这一点的人, 从不抱怨这一步的渺小。
       当我教英语的时候, 我从 ABC 开始, 每天都辅导学生。我从来没有懈怠过。第三年, 即使是普通班最差的学生也能流利地背诵长文, 这让我感到震惊。本来, 我是一个忠实踏实的人, 几十年的努力赋予我的智慧和才能, 让我更加忠实踏实。教学如此, 反官僚主义亦然。 26次不算多, 260次我都准备好了, 但谁能保证不止一次维权, 世界不会变?千百年来, 真正的知识分子一直以求道为己任。然而, 如何用最简洁的语言来概括人类社会发展的真道?墨子在中国历史上被公认为非常崇高的人物, 具有丰富的同情心、自我牺牲的精神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崇尚“商统”。我认为墨子所追求的“同”就是“治天下”之道。为了保证“尊同”不堕落为专制, 墨子还强调“尊贤”。
       可惜封建帝王只喜欢一律服从上级的“上统”, 为了保证他们的“统一”, 不得不雇佣不识道、不重视的俗人、小人、不信的人。到了道, 并不相信它。结果,

两千多年的强权政治背离了墨子所追求的“同一性”。近日, 我在凤凰网看到清华大学校友何炳娣先生关于“一流课题”的研究报告。其实是墨者的优点, 它说:“上统论的出发点是, 在一个没有政治惩罚的原始社会, 每个人都追求自己的利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 , 而“天下苍生”, 皆为水火毒之害。……天下之乱, 如禽兽。让政治和社会走上正轨, 只有老百姓才能从村里搬上来,

各级“省长”都必须服从各级“省长”, 老百姓和政府首脑都是绝对的臣服于天子。这样的政体一定是公正合理的, 因为天子是上天为了百姓的福祉而拣选的……”规则。我想墨子当年所说的“商通”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共同富裕”, 因为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得到世界人民的认可和敬仰——“商通”是最常用的共同繁荣。用简洁的语言概括人类社会发展的真道。只是21世纪, “上统”不能再靠“圣王”, 而是靠知道、信道、敬道、行道的现代公民。下周一, 周四, 九月初七, 我还是会准时出现在公子殿门口。 “知道易, 行道难;易行, 行难……”维权路上会有很多困难, 但我会坚持到底, 因为只有我如果你赢了, 就会有更多的人相信和遵循道, 如果你在道德上赢了, 那就不会成为一句空话!当以德取胜不再是一句空话, “统治世界”就不会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