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家与革命家的两难----解读鲁迅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0日
       作家与革命者的两难——解读鲁迅 伟大的鲁迅是五四作家中可以提名诺贝尔文学奖的, 中国首先应该推荐鲁迅。就其作品特别是《呐喊》和《流浪》的思想高度, 以及其震撼的艺术形象而言, 在中国无人能超越。在中国第一部反封建白话小说《狂人日记》中, 他暴露了几千年来“食人”的礼仪。 “弱”人的典型塑造,

至今难忘!虽然七八十年过去了,

但鲁迅先生所倡导的科学民主精神, 以及鲁迅先生所揭露的人民自卑和病态, 能够继续影响到今天, 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延伸到未来。时期。每当中国特别需要科学和民主的时候, 鲁迅的小说就是为当时的中国现实而写的。在我看来, 对鲁迅小说的评价, 尤其是对他思想的高度评价,

无论如何都不能过分夸奖。有人说, 从艺术性来看, 《故乡》等小说是最完美的;而《阿Q正传》、《医术》等作品“题材优先”的味道过于露骨, 艺术性略低。在我看来, 两者都非常出色, 不能偏向于另一个。
       这是因为: 1、从作品的社会影响(效果)来看, 后者远大于前者;而且, 阿Q的榜样已在世界文学馆永久树立。其次, “主题优先”不是走歪路, 是一种创作方式, 确实产生了一大批成功的作品。鲁迅笔下的杂文也成为顶峰。先秦诸子雄辩的威力, 魏晋散文的火热锋芒, 六朝注释的简练, 韩愈政论的严明, 刘宗元寓言的雄辩比喻, 晚唐小品的愤慨, 明末小品的反讽, 都是鲁迅写的。继承和创新。但是, 我将重点关注他论文的意识形态性质。鲁迅后期的散文自然是高水平的。中国的新生, 离不开无产阶级和共产党;鲁迅完成了换位, 符合中国潮流。为了推翻旧政权, 建立新中国, 这是鲁迅作为思想家和散文家唯一正确的选择。这种传统的观点, 恐怕我们今天还在坚持。我们还要赞扬鲁迅的独立人格。可惜过去的很多文章都没有走到这一步。
       为此, 我有必要动摇。 1、鲁迅出身世家, 居然看穿了黑暗的“主流派”, 主张革命。在“寄情于寒星而无视”之时, 他依然满怀救国的热情——“我用我的血推荐轩辕”, 这真是令人敬佩!二是以郭沫若为首的创世社革命口号最为响亮;然而, 鲁迅的许多主张却不以为然, 甚至还敢于相互争论。但是我们队里很多人都是“红色崇拜”——他们一看到横幅就将尸体扔在地上, 高喊“我的皇帝是神圣的”!三、敢对“红主”说“不”!搞宗派主义的周阳, 不能得罪任何人。鲁迅转入中共时, 应该“听从周扬等中共代表的话”;”, 这也不容易。我一直怀疑鲁迅的革命如此坚决, 毛被誉为最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作家, 却从未加入中共。
       这毕竟是党的决定(留党外更重要)有利),

还是洞察秋昊的鲁迅承认中共也是“不洁”, 不愿加入?第四, 坚持胡风和冯雪峰已经看到的。冯和冯雪峰加入了中共, 他们(尤其是胡峰)本身就是一个大悲剧, 1930年代以来, 他们与中共主流不太和谐, 被视为“异端”, 一直被独裁了很长时间。然而, 鲁迅直到死, 仍然用正义和爱说话。如果没有独立的人格, 那绝对没有。为此, 有人曾对有独立人格的鲁迅开玩笑说:“如果他在解放后生活, 他无疑是一个右派!”长期以来, 我们一直在宣传鲁迅对敌“冷战”。然而, 他对自己人的“冷箭”却鲜有宣传。这也是一个遗憾!我想, 如果中国大陆文人在爱国主义的前提下有更多的独立思考和独立人格, 如果大陆主流派能允许这种独立思考和独立人格, 那是中国的一大幸事!从祭坛上下来的鲁迅厉害。我讨厌有些人以“解放思想”的名义向伟人泼脏水;但是, 我也不同意。将鲁迅视为“巅峰”。鲁迅也是人, 不是神, 也逃不过极限!为此, 我也来提几点建议: ——对1911年革命者的批评有极端之处。鲁迅的小说大多以批评1911年革命的不完备为重点。那时, 这是正确的症状。.然而, 当时的中国有志之士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做到。其实, 中共的“觉醒”应该是最彻底的。但是, 从湖南农业运动到现在的“三谈”, 已经七八十年了。难道今天的华夏大地上没有阿Q、孔乙己、祥林嫂?否则, 为何有那么多人倒在李洪志邪教脚下无法自拔?相信鲁迅的眼光可以更加深远, 不能把责任全部推给1911年的革命者。——鲁迅与郭沫若等人的战斗。如上所述, 战斗是必要的;但在我看来, 情绪化的小动作是不必要的。郭沫若等人骂鲁迅是“封建残余”、“醉眼朦胧”, 自然令人厌恶;但鲁迅不需要“半斤八两”, 以“天才流氓”来报复。这似乎让人缺乏大家的包容, 有嫌疑就会被举报。 ——鲁迅后期散文中的一些极端情绪。后期与中共并肩作战, 散文如匕首长矛, 实战性强。但是, 我们也不排除在激烈复杂的斗争中, 难免急功近利所引发的极端情绪, 从而造成遗憾的一面。
       比如, 要反击梁实秋;但人人都是作家, 梁的文笔更客气, 更含蓄; “过度反击”的滋味, 难免会导致某种对公平的逆反心理。又如鲁迅驳斥梁实秋的“文学应该描写没有任何让位给救恩是唯一正确的选择。思想的中国让位于革命的中国, 这是历史的选择。问题是, 为了救国, 数以万计的阿Q、祥林嫂、花老栓加入革命行列, 与地主抗争, 瓜分土地, 攻打日本。自然,

他们是坚决的。
       但是, 他的“愚蠢”和他的“精神胜利法”并没有随着“三大山脉”的覆灭而消失。穿上军装的阿Q, 当官的阿Q, 当过“宗师”, 当过“土皇帝”的阿Q……这不是很自然的事吗?农民意识, “笨”鬼, 从伟人到老百姓, 谁能幸免?鲁迅不仅没有反映这一点, 甚至在他后来的犀利文章中, 也没有说清楚!看看当时中共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情况。只有中共才能代表中国的美好未来;但中共并不完美, 它的缺点也很明显: 1. 宗派主义。鲁迅受“四人”之苦。这是初始阶段的情况。控制了世界后我该怎么办?作为一个思想家, 鲁迅没有深思!二是左翼灾难猖獗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斯大林的反革命扩张, 杀杀杀杀!从杀死列宁的好学生布哈林, 杀死了成千上万的新老布尔什维克, 使人们毛孔粗大不敢出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