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制油激情遭遇油价颠簸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5日
       在高油价带来的高额利润的诱惑下, 计划在全国范围内上马的煤制油项目一度达到万亿吨, 国家发改委一度多次取缔。 天然气蓬勃发展, 煤制油行业逐渐趋于平静。 据记者了解, 目前国内只有神华、潞安煤矿和兖矿集团的煤制油项目在建, 其他类似项目基本处于搁置或流产状态。 “政府对煤制油行业的政策目前不会改变, 至少三年内不会批准新项目, 目前储备的项目更倾向于未来作为战略储备。” 6月25日, 国家发改委消息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盈利能力抑制了热情。 事实上, 国家发改委的三度停工政策并没有阻止全国各地开展煤制油项目的热情。 然而, 2008年, 国际油价从高位一路跌至谷底, 却犹如一盆冰水。 直接扑灭了国内煤制油项目的熊熊烈火。 2006年以来, 受国际油价飞涨的影响, 各地发展煤制油的积极性高涨。 据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透露, 截至2007年底, 全国在建和规划的煤制油项目规模已接近万亿吨。 但受国际经济形势、油价、煤价、煤化工技术等因素影响, 一旦进入煤制油行业, 项目的技术经济可行性和投资风险将令投资者望而却步。 中国神华煤制油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玉卓表示, 只要国际油价高于每桶40美元, 神华煤制油项目就会有合理的回报。 据国内资深能源专家周凤琪介绍, 每生产一吨煤制油, 将消耗4吨煤。 当煤炭价格达到1000元/吨时, 煤制油成本价将达到10000元/吨, 原油价格将在120美元/桶左右。 此外, 新建100万吨/年煤制油项目, 投资100亿元。 因此, 发展煤制油在经济效益方面并不划算。 在国际油价上涨的过程中, 煤炭价格也上了一个新台阶。 根据神华集团和兖矿集团2006年公布的数据,

神华煤制油的初始成本在神东煤矿坑口按90元/吨的价格计算。 油费仅1200元; 而兖矿计算的煤炭成本为每吨150元, 而每吨石油1986元的全部成本可以与每桶25至28美元的石油竞争。 但自2006年以来, 煤炭成本和煤价不断刷新。 兖矿集团于2007年4月将煤制油成本从1986元提高到2130元, 可以与每桶35美元的石油加工工艺竞争。 银河证券最新调查显示, 2009年一季度神华集团自产煤生产成本快速上涨, 单位生产成本为81.2元/吨, 同比增长23.4%。 “钢铁价格和劳动力成本在上涨, 这至少使煤制油项目的建设成本几乎翻了一番。 与上亿元的初期投资和煤制油项目的长期生产周期相比, 虽然目前国际油价已经回升至每桶 70 美元左右,

但油价的不稳定性和 长期看涨的煤价已经让投资者感到投资回报步履蹒跚。 这才是 CTL 投资热潮降温的真正原因。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煤制油更侧重于战略储备。 目前, 煤制气蓬勃发展, 威胁着煤制油行业。 神华集团的煤制气项目已经开工, 三年后, 神华集团将建成中国第一个煤制气生产平台; 大唐集团投资超过400亿元的两个煤制气项目也在建设中; 中海油与山西同煤刚刚在山西太原签约, 计划总投资300亿元的山西正在开展“煤制天然气”。 华润集团、益煤集团等都在进入煤制气行业。 在转化效率方面, 煤制天然气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据了解, 国内将煤炭转化为能源产品的方式有发电、煤制油、煤制甲醇、二甲醚、煤制天然气等。 能源效率从低到高的顺序为:煤制油34.8%、煤制二甲醚37.9%、煤制甲醇41.8%、发电45%、煤制天然气50% -52%。 显然, 煤制天然气在能源利用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效率上具有天然优势, 而我国长期缺气, 在投资领域很容易替代煤制油。 尽管煤制油行业的前景面临挑战, 但政府对现有已获批的煤制油项目仍十分积极。 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中国将遏制不分条件、不分环境、不分经济条件的盲目启动, 不再安排技术不成熟、不完善的试点, 同时做好现有的 煤制油和煤制油。 煤气生产等煤化工项目。 “重要的是, 在煤制油未来的市场应用中, 可能会打破目前国内石油供应垄断的格局, 实现多层次竞争,

通过多种渠道完成国家成品油战略储备。 玉卓说, 至少三年内不会批准新项目。据上海亚化咨询公司统计, 2009年我国煤制油总产能约为160万吨。此外, 16万吨/ 潞安、伊泰、神华分别承建的年间接液化煤制油项目预计2009年建成投产, 兖矿100万吨/年间接煤制油项目也将于2009年建成投产。 预计今年会有新的进展。“目前, 除了现有的已获批项目, 政府不打算再批新项目。 国家发改委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这是以多化石能源换少化石能源, 是不可持续的。工信部工业司副司长侯世国也公开表示, 未来政府将逐步控制煤化工项目总量, 淘汰落后技术和产能。
       再次考虑批准新的煤制油项目。 侯世国认为, 神华集团的煤制油项目技术虽然取得了成功, 但还不能称为可以大力推广的技术。 目前, 我国煤化工产业存在数量多、布局分散、规模小、污染严重等问题。 目前煤化工相关技术还不成熟, 近期国际煤炭、石油等能源价格波动很大, 煤化工成本突破也带来很大困难。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俊石也公开表示不赞成煤制油项目。 “如果项目大量上马, 可能会造成水资源浪费。此外, 煤制油项目还受到能源、市场、投资能力、科研实力和国际合作等多方面因素的制约。” 设下新一轮赌局, 杨国强无奈离场。 当碧桂园董事长杨国强雄心勃勃地尝试用20亿块黄金炼油时, 他一定没有想到, 在煤变成油之前,

他必须离开。 2008年6月, 当油价飙升至接近最高点147美元时, 杨国强宣布进入煤制油领域。 一年后,

油价也像过山车一样, 从147美元跌至34美元, 然后又回到70美元。 煤制油并没有给杨国强带来财富增长, 而是强烈的挫败感。 杨国强已经离开, 接替的是云南煤化工集团、三峡集团公司和中科院山西煤化工研究所。 由于山西煤化工研究院的介入, 杨国强所属顺鑫煤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煤制油工艺将被废弃。 关于杨国强个人投资20亿元的使用情况, 据昭通经委负责人介绍, 目前煤制油项目尚未开工建设。 云南一位煤炭专家表示, 杨国强的20亿资金很可能用于煤制油技术的研发和前期投资。 如果顺鑫煤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的煤制油工艺能够成功地应用于工业生产, 那么这项技术带来的收益将不菲。 而现在退出昭通煤制油项目, 其20亿用于技术研发。 但外界认为, 杨国强的退出与煤制油巨大的资金风险和长期投资回报有关, 再加上去年房地产行业的低迷, 最终放弃了煤制油。 . 云南煤炭专家表示, 煤制油是一项资金密集型产业, 生产1万吨石油大约需要1亿元。 杨国强是目前煤制油项目唯一的个人投资者。
        其他投资者依靠大型煤炭公司进行煤制油实验。 他们资源丰富, 资金充足。 认为必须努力工作,

想在短时间内产生效益, 投资存在盲目错误的想法是幼稚的。 杨国强用自己的资本做了一场注定失败的赌博。
        不过, 在煤制油行业还没有明朗的时候, 赌的可不止杨国强一个。 袁小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