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奸文人胡兰成五题(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15日
       汉奸文人胡兰成 文章来源:钱丁平 2004-07-1102:33:51 ● 一个没有政治意识, 思想上没有原则可言, 生活中没有道德可言的无聊文人。胡兰成这个符号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美丽“能指”的组合和一个“所指”的无耻组合, 仅此而已。 ●你为什么盯着胡兰成?我总觉得信仰可以万千, 人物可以千差万别, 时代可以改变星辰, 一个民族的大义不可超越! “胡兰成”的符号学分析 少年时代是俄罗斯文化的一次动荡渗透。他在名牌大学学习俄语, 读过俄语, 唱过俄语歌曲;他只知道在苏联一切都很好, 但是当他问是什么时代时, 他不知道有一个中国人, 不管是魏晋。记得看过一本描写卫国战争残酷一面的小说, 至今仍令人毛骨悚然。讲的是被德国法西斯占领的乌克兰, 还有一个纳粹驻军军官, 他是个艺术爱好者。一天,

一位年轻的士兵走进他的房间。忽然, 他的目光被床头灯的灯罩所吸引。太激烈了, 他不由得小心翼翼地弹奏。灯罩的颜色很鲜艳, 花纹极其漂亮, 而且质地细腻, 纹理清晰, 闪烁着一种非人的异常和独特性。这是一件难得的艺术品。然而, 看着它, 年轻的军官感到不舒服。他觉得隐约可以看到纹理和图案,

在一个囚犯的赤裸身体上。顺便说一句, 俄罗斯囚犯身上的纹身!原来是用活剥人皮制成的灯罩!在审讯过程中, 这位热爱艺术的纳粹军官看到一个身上有漂亮纹身的犯人杀死了犯人,

并把他的皮肤活剥下来做了一个灯罩。纳粹军官热爱艺术, 有“小资”。他不会轻易“放弃”一件艺术品, 哪怕是在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最近, 胡兰成的几本书成了畅销书, 有的编辑和教授发话了:人可以被抛弃, 但文本不能被丢弃。所以, 大概是因为弗洛伊德的潜意识在起作用, 他不禁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想起了多年前的人皮灯罩。报纸有“正面”和“背面”的介绍。看了变相的“正面”文章, 羞于开口, 写出奸诈的字眼, 一时之间犹如触电一般, 目瞪口呆。这辈子, 真的没有语言可以表达这种萨特式的恶心感。等他冷静下来, 他想胡兰成应该是一字一句的气势, 免得被一些人的花言巧语缠住。当时, 鲁迅和深谙符号学三昧的翁说,

张子平的形象概括为“△”。后来张子平真的沦为汉奸文人了, 不妨对胡兰成做一点符号学分析;符号学是对付各种纨绔、奸诈、心胸狭窄的鬼魂的利器。符号学认为, 可以称为符号的事物是二和一、一和二的组合,

即能指(符号的物质表象)和所指(符号的实体)两半, 即一起是两半。象征。人皮灯罩的能指是表面的花纹, 所指是法西斯的罪恶, 一半与另一半分不开。没有人可以单独剥掉刻在人皮上的图案, 如果皮肤不存在, 线条怎么贴?胡兰成也是。如果把它看成一个符号, 它的能指和所指就很清楚了。胡兰成的能指就是他的文章, 据说写得很好, 五四之后甚至可以算“大家”。那么, 除了胡兰成的文章和书籍, 还有什么能进入出版商的眼中呢?没有。因此, 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 只有他的文章才能进入人们的视线, 提升人们的认知。但这只是能指, 指向某物, 这就是重点。
       那么, 胡兰成指的是什么?那你就要问了, 胡兰成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到底想干什么?真正达到的目的是什么?答案只能是:公然或暗中无视国家正义的叛国和罪行。就像灯罩一样, 图案是能指, 所指是法西斯罪。符号是能指和所指的结合, 胡兰成是一个似是而非的美丽的能指, 所指的无耻组合, 仅此而已。挥之不去的鸦片香烟对某些人来说闻起来很香;芥子气有大葱、大蒜的味道, 很多人都喜欢;自然和人类社会有这些东西也就不足为奇了。奇怪的是, 他竟然要将胡兰成供奉为象征。只要你把胡兰成当作一个符号, 他的能指和所指就如同物体和影子一样密不可分。普通人没有这种尴尬。普通人不是符号, 没有人会吹捧小可人等人是符号。这是符号的悖论, 也是胡兰成的悖论, 更是被吹捧的胡兰成的悖论。胡兰成, 1906年生于浙江省嵊县(今嵊州市)北乡胡村。字瑞生。
       他被中学开除, 二十岁娶了第一任妻子, 名叫玉凤。北伐期间, 胡胡到北京经商, 在燕京大学任教职。
       课余时间, 他经常去教室坐坐, 也因此获得了一点知识。但这也是胡的“最高学历”, 他自己也说“没有老师可以学”。师父说诗云可能还要多说几句。至于写文章, 你不需要知识, 你只需要气场, 否则, 今天的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多年轻作家?燕京强调的英语是真正的努力, 所以他只好就此打住。多亏了他, 在《今生今世》中到处都使用了一个英文单词cynic(愤世嫉俗)。后来, 当他遇到张爱玲时, 张对英国文学的熟悉使他对他产生了好感。 “她会看切瓜切菜等西方文学书籍”。讲话。胡在燕大学工作了一年, 然后回到家乡, 在杭州、萧山等地当中学教师。后来, 妻子病死, 胡锦涛南下广西, 游历南宁、百色、柳州等地。他也是一名中学教师, 再婚。家业艰难, 玉峰死了, 到处借钱, 无处可去。后来不情愿地借了点钱匆匆下葬,

难免让人讥讽讥讽。这是胡家的日常……如果你早年穷困潦倒, 会给一个人的生活提振, 也会给他提振。承志的陨落。看来胡是自觉自愿选择了后者, 终生不变。多年后, 胡歌依旧咬牙切齿地说:“天崩地裂的灾难, 我与人世间的爱情, 我连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我年少时的哭泣, 都归还给了我。”我妈, 我回到了玉峰, 这颗心, 又回到了天地间的不人道。”何等“天地不仁”!它只是“把一切都当作反刍”的一个版本。可老子说的是天地, 胡却把这话当成了自己, 磨练自己的不人道、不公、不公。 “天地不仁”的誓言终于在政治上露出了险恶的角。 1936年, 李宗仁、白崇禧等“广西”军阀反对蒋介石“广西事变”时, 胡在广西任教, 认为时机已到, 在柳州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 抨击他的“广西事变”。笔和倡导。两广与中央的分裂当然要遵守军法。然而, 他的政治理论蕴含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引起了窥探者的注意。文章发表后, 立即受到日本帝国主义刊物的青睐, 并立即翻译重印。抗战爆发, 上海沦陷, 胡锦涛被调到香港《南华日报》任编辑。他写了一篇叛逆的社论《战争难, 和谐难》。彼时汪精卫的叛国之情已然上线, 汪的妻子陈碧君正筹划着招揽各种奴才。胡锦涛的战斗技巧立即被赏识, 并被视为“天才”, 胡锦涛立即晋升为《中国日报》总编辑。 191939年春, 王、陈等人从越南河内来到上海, 紧锣密鼓地组织傀儡政权。他们还邀请胡锦涛加入团队, 担任王的“助理秘书”。次年, 汪集伪政府成立, 任伪行政院宣传部副书记、伪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中国日报》总编辑。 .胡氏与王、陈(工博)、周(佛海)、梁(弘志)、林(白生)等并列。王称胡为“蓝城先生”, 常向他“请教”, 被称为汪精卫的“写作勇气”;我很怀疑王岐山臭名昭著的叛国“三言”, 以及随后的几次奉承日本的声明, 是否有胡的罪恶指纹。没想到, 胡毕竟是墙上的芦苇和山里的竹子。随即, 这个反派又升起了他的野心, 自称是“第一政治评论员”、“和平运动第五”等等。这得罪了王、周、林等人, 很快就被逐出了王伪核心。被排斥后, 胡再一次成为“平民”。爱上张爱玲大概就发生在这个间隙。事实上, 胡锦涛此时已经有了妻子。虽然胡一时有些失望, 但他是一个愿意孤独的人。做妃子不如做侍女, 所以他极力与日本军政界的年轻武士建立关系。日本首领宇垣一诚已约好, 请他“请